帕拉塞尔苏斯(Paracelsus) ——“行星能量颂钵”之行星医学理论奠基者




  作为一个微观的有机体,作为宏观宇宙的现实反映,人类受着行星或近或远的影响。事实上,所有的主要宗教和文化,或其他形式的占星术都在关注这点。这是人类共同的知识,宇宙的实际运行规律,恒星、行星和宇宙的生命能量都强烈地影响着人类的身体健康、思维意识以及生活状态。


  西方医学最重要的梦想家和实践家——生活在15世纪的帕拉塞尔苏斯(Paracelsus),他用古老的见解作为基础,利用人与宇宙星体的关系,发展出极少副作用的自然疗法的形式。直到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帕拉塞尔苏斯的理论与方法,行星能量颂钵就是基于这样的天人合一的理论基础,运用行星与个人的关系开展的疗愈过程。




  帕拉塞尔苏斯(Paracelsus)是中世纪欧洲著名的医师、炼金术士、自然哲学者。一位具有科学革命精神的怪杰。作为一位医师,他敢于否定中世纪以来最具权威的盖伦和阿维森纳的学说;作为一位炼金术士,他开创了医学化学之先河,被称为“化学中的路德”。他一生特立独行、狂放不羁,被人咒骂为“疯子、庸医……”,其著作也被列为禁书,甚至被驱赶,四处流浪行医。他的理论价值在他去世之后才逐渐被人们所认识和接受。


  帕拉塞尔苏斯原名特奥弗拉斯特斯•博姆巴斯特•冯•荷恩海姆,1493年5月1日生于瑞士(苏黎世附近),于1541年在萨尔茨堡(Salzburg)去世,年仅48岁。父亲是移居瑞士的德国医生冯•霍恩海姆,因此荷恩海姆从小就学到了许多医学和化学知识。


  帕拉塞尔苏斯并非其本名,如此自称,是因为他自认为比罗马极富盛名的医生塞尔苏斯更加伟大(“帕拉”有超越之意)。的确,他的医学思想和治疗经验在当时产生了重大影响。他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把炼金术这个带有魔幻味道的词与医学结合成为了一种新的医疗化学。帕拉塞尔苏斯给炼金术下的定义是:把天然的原料转变成对人类有益的成品的科学。




  1510年,他进入巴塞尔大学学习,在意大利的费拉拉城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在奥地利的矿区研究矿石。后周游欧洲各国,甚至穿越东方,受到叙利亚和印度智慧的影响。在这段时间,帕拉塞尔苏斯研究了不同国家人们的常见病,分析各地的治疗方法再予以改进。他说:“要了解我们人类自己,就必须了解所有的人。” 这就是他为自己规定的任务。他漫游着,留心自己的行程和接触到的知识。


  对于他的医师职业,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他认为他想予以尊崇的职业已经被愚昧和迷信压低了,他憎恶那些头脑闭塞目标卑下的人。他努力寻求真理和事实,准备向顽固势力发起进攻,以赢得他的这场医学革新的战斗。


  1526年,帕拉塞尔苏斯被邀请去巴塞尔大学演讲,他打破了学者们用拉丁语讲授的传统而用日耳曼方言,这是第一个在大学里这样讲课的人。他邀请了巴塞尔的药剂师和理发师兼外科医师的人来听他讲课,使医学职业的工匠们与学者们联合起来。他还用焚烧为一般人们所公认的医学权威盖仑和阿维森纳(Avicenna亚里士多德的阿拉伯追随者)的书作为开讲的仪式。他现在就是要抨击那些医生和死板板的面孔和教条的教授们。他以狂风暴雨的言辞,取得了完全的胜利。他不仅征服了那些学生,而且光芒四射,成为当时的大人物。


  但是,这次对医圣们、权威们的挑战和侮辱激起了巴塞尔对左道邪说的愤恨,甚至他们的门徒为之震动。那些之前害怕他的人现在转而发动了对他的攻击。帕拉塞尔苏斯被宣布为江湖郎中,他的人格被抹上黑泥,人们用谎言和诽谤来败坏他,一夜之间他失去了普遍的同情,孤身一人和整个城市的敌人战斗。



  他在巴塞尔短短的两年,很快赢得了声望和大众的欢迎,接着把一切以更快的速度失掉了。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他们讨论决定要除掉这个惹是生非的家伙。大部分人要把他赶出这个城市,而有少部分人却要置他于死地。


  一个友人得知这个阴谋,告诉了帕拉塞尔苏斯,他虽然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但碍于只能孤军作战,于是只好逃走了。然而,巴塞尔的风暴如影随形,他找不到固定住所,只好不停的流浪。他与嘲笑和贫困为伴。少数的病人、微不足道的诊金,没有实验室、更没有写作的可能。但是这些都不能使他沉默,他仍然拒绝屈服,继续战斗,发出挑战的言辞,诅咒过去指向光明。


  历经不止10年的流浪,1541年萨尔斯堡的大主教厄斯特召唤这个流浪者回归。 帕拉塞尔苏斯是那么的兴奋,这就是他长期期待的机会。实验室、空间和时间,免于身心的迫害,还有宁静。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把思想写下来、试验自己的理论——但是时间太短促了。


  上帝仅仅给了他几个月的宁静,巴塞尔那鬼魅般的谣言又袭来。1541年9月24日,帕拉塞尔苏斯走进了那个致命的酒店,无论是什么原因,那个从巴塞尔追随来的狂徒发动了进攻。年老而衰弱的他,失去了年轻时赖以挽救自己的迅捷反应,一切很快结束了,这位伟大的医生只有半秒钟来接受死亡的冲击。


  历史没有告诉我们那个残杀伟人的狂徒的姓名。历史只告诉我们, 帕拉塞尔苏斯加入了为数不多的不朽的叛逆者行列——伽利略、哈维、法拉第……




==============================


  帕拉塞尔苏斯发明了一种诊断形式——缺乏、过剩或运行不畅的行星能量的影响,是疾病类型的主要原因。他发现七大已知行星间的时间关系,还改进系统的各种主要原则,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治疗方法,这在今天的实操中仍然非常成功。


  帕拉塞尔苏斯关注一个人的体质和由此产生的对某些疾病的处置,每个器官对应一颗行星。心——太阳,脑——月亮,脾——土星,胆——火星,肺——水星,肝——木星,肾——金星。与这七个行星相关的器官被视为实体和高贵的器官,给予整个机体能量,让生命充满活力。每个器官与整个机体具有一特定关系。心脏通过整个生命传送能量,而大脑传送的能量只通往心脏,再回传。肝传送的能量跟流动的血在一起,脾能量流经大便,肾经由膀胱和小便传输能量。肺的能量流在胸部和喉咙,而胆囊能量流在胃和肠道。这些流动的精神能量如果混乱或流向错误的器官,都会导致疾病。



  “行星——器官”的关系是帕拉塞尔苏斯工作里一个主要的焦点,给出了大量的疾病和相关治疗的信息。也正如“金属——行星”的关系,帕拉塞尔苏斯发现并在他的实践性的治疗中经常使用。


  行星能量颂钵的疗愈,正是基于帕拉塞尔苏斯的医学理论,通过影响气场启动,来实现自我修复和治疗的先天行星质量的补救措施。目标是使个人机体普遍和谐或接近普遍和谐。这样才能让身体、情感和精神的个体发展,与外宇宙产生更好的和谐而平衡的共鸣,道法自然。正如帕拉塞尔苏斯给炼金术下的定义:把天然的原料转变成对人类有益的成品的科学。




(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站:www.planetsingingbowls.com。微信公众号:sxlzhj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