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是一个极其精妙的共振系统——颂钵与身心灵整合疗愈



  宇宙的弦论说宇宙作为一根大弦连接着灵性与物质,而人是肉体与灵体的结合,古人说做人要顶天立地,真是一句真理,因为人真的同时存在于两个不同的世界,头上顶着高层次的灵性的世界,而作为肉体的人身脚踏着物质化的实体世界,所以说人既有肉体也是灵体,是真正的灵与肉的结合,也可以将人体比象于宇宙也是连接着灵性与物质的弦,所以整体来说,人体是一个极其精妙的共振系统。


  通过现代的研究,我们知道人能够通过嗓子发出的声音在65~1100HZ之间,通过练习一些泛音咏唱的技巧,人的嗓子可以发出的声音甚至可以达到1600~2300HZ之间。而人耳能听到的频率范围为20~20000HZ之间,低于20HZ在我们听觉门槛以下的被称为次声波,高于20000HZ超过听觉所能听到范围的声音被称为超声波。


  人是如何听到声音的呢?首先我们来谈谈一些最为基础的概念。声音目前可以被理解为一种波,就像我们已经习惯性的称其为声波。通常声波是可以在空间移动的,是由于某个物体的振动造成他们的运动,这种声波运动撞击我们的耳鼓,并进入到人体十分奇特的听觉过程,这个过程是在我们的脑中将振动转化为化学形式,然后再转化为电脉冲形式。这样我们的大脑才会反馈出我们听到声音了。


  前面提到,声波的计量单位是“HZ”,是声波美妙的振动周期,一个声音的度量名称是“频率”,每秒钟一个振动周期被认为是1HZ,较缓慢频率的声波创造出非常深而低的声音,较快频率的声波创造出高而尖锐的声音,比如一台钢琴,他的最低音可以达到24HZ,而最高音4186HZ。


  正常成人能够听到的声音大概是从16HZ~16000HZ,当然,这些数字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特别是高音的部分,年纪小的孩子可以听到接近20000HZ频率的声音,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愈发的暴露在噪音之下,我们的听力范围就会减小。


  但是问题在于,听不到的,感觉不到的,就不存在么?不是的。我们不能因为听不到就表示这个声音不存在,海豚一直在使用高达180000HZ的高频率的超声来进行沟通和感知周围的环境,每个人的敏感度也不同,有些人可以听到电流穿过房间或点灯被点亮的声音,有些人可以听到从水晶传出来的振动频率,有些人甚至可以感觉到从附近的其他人体发射出的振动频率,我什么都听不到,但不意味着这些声音并不存在,更不意味着这些声音对我的身体不起任何作用。



  以人体来说,不仅仅五脏六腑有自己的振动频率,小到细胞,硬如牙齿骨骼,细微到脑电波都在振动,比如头部的固有频率在8~12HZ,腹部内脏的固有频率为4~6HZ。如果外在某一振动的频率与其相应,也许很弱小的能量就能够起到很大的影响。比如行星能量颂钵的木星钵,对应于人体的肝脏,在轻柔的敲击木星钵并将其放置在肝脏的位置,就可以达到改善情绪,整理思绪的作用,并对关节疼痛有很好的缓解效果。



  对于我们人的身体内部的运作来说,更是神奇的运用了共振的原理,比如血液的循环的运作模式,人的心脏只有1.7瓦的功率,却能够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源源不断地把血液达到全身各器官,而现代人研制的人工心脏,即使设计成几十瓦的功率,很短时间也会造成器官的缺血而衰竭。从人体构造来看,心脏的位置距离人体顶部的距离大概是整个身长的四分之一的左右,而不是在人体的中部或最上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构造呢,如果根据引力的作用,水往低处流,心脏要省力,应该生长在头部的位置才合理啊。如果要省做功距离,应该在人体的中间位置啊。心脏收缩挤压出血液,为什么不直接从动脉流出,而是先让动脉拐了一个弯,好像河流的一个大弯道,水流如果经过弯道不是更加费力么?人体的进化为何是这样的设计?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生物物理学博士王唯工撰写的《气的乐章》一书中提出了血液循环共振理论,这些看起来不合理的人体设计,隐藏着自然进化的大智慧,当血液被打出心脏后带着心脏的频率,然后随即在冠状动脉里拐了一个弯,之所以拐这个弯,就是为了在这里改变振动的频率,使此时血液的振动频率与肝脏的振动频率一致,(记得在上一节中我们说到,水是对各种频率都会有呼应的物质吧)之后就流到肝脏,血液原有的频率与肝脏的频率共同生成一个新的频率,这个频率与肾脏的频率一致,然后就流到肾脏,如此往下,依靠共振,血液在体内有力的流动着。


  每一个器官都有自己特定的振动频率,但是,如果发生病变的话,比如脂肪肝,肝脏细胞发生变化,影响肝脏原有的振动频率,肝脏就得不到更多的血液供应。如果脂肪肝长期得不到逆转,那么恶性循环,越是得不到血液滋养就越是推动脂肪肝的发展,于是轻度到中度、中度到重度、最终肝硬化。相应的,这个频率的改变,又会影响下一个器官的接受频率的改变,环环相扣,于是,由脂肪肝的脂代谢紊乱,逐渐的累及其他器官,胰腺负责的糖代谢紊乱也会相继出现,于是就出现了现代人的代谢综合征。


  打个比方,刚刚说到我们身体的不同部分,我们的各个器官、骨骼、脏器,肌肉等等不同的系统,全都有他们自己特定的共鸣频率,就好像很多种不同的乐器,而这些共鸣频率、这些乐器可以在一起创造出一个混合起来的声音——一个人整体的共鸣频率,这就像一个很特殊的交响乐团,正在演奏一个特别的“自己的组曲”。当我们处于一个平衡与和谐的完全健康状态,我们身体这个交响乐团就可以演奏出一场十分美妙的“自己的组曲”。但是如果其中的一位艺术家出现了问题,就好像我们刚刚提到的脂肪肝先生,就如乐队的第二提琴手掉了某页乐谱,他开始拉错音,或是演奏出错误的曲调,或是与整个乐队不同步不和谐,这不仅仅是音调的失误,也许他弹奏的时间节奏也不对,这样也就会影响到整个乐队的演奏,这就是身体不舒服了,生病了。


  当整个乐队出现了这么一位掉了一页乐谱的艺术家的时候,传统的对抗医学的处理方式是,给这位可怜的艺术家足够的药物让他昏睡过去,这样他就不再拉琴,或者用手术的方法,把这位出错的艺术家杀掉,就是用各种方法设法将这位走音的艺术家移除,这样就可以让影像整个乐队的错误声音消失,当然消失的不仅仅是声音也可能包括这位第二小提琴手。这样整体的演奏就会显得和谐很多。但是如果有一种方法将丢失的那一页乐谱归还给这位艺术家呢?如果我们只是带领这位第二小提琴手再次跟上整个乐队的演奏呢?如果我们可以将正确的共鸣投射给身体上振动失去和谐的那一部分呢?


  行星能量颂钵就是使用这样的一个简单有力的工具,是立基于万物包括身体皆是振动的原理,采取了提高身体、情绪、心智、心灵的正确的共鸣方式,使身体找回原有的共振频率,当颂钵运用在身体上的时候,这些共鸣频率就可以将匮乏的细胞充满能量,是他们恢复健康。在后面的章节里,我们会讨论颂钵疗愈的各种频率能够达到的效果,现在让我们更加深入一些,去探索一下颂钵是如何影响更加精微的脑波的振动的。


  ——摘自《颂钵与身心灵整合疗愈》


(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站:www.planetsingingbowls.com。微信公众号:sxlzhj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