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槌钵音中遇见创伤|疗愈在当下(恬静/文)

与颂钵的结缘从一年多前在自在家园学习家庭系统排列时就开始了。起初对颂钵的感觉还带着一些不确定感,不知道它们如何带来疗愈。只知道通过颂钵不同频率的震动能够让人们很好的放松,在身体层面做疗愈。




在行星能量颂钵的课程上,李剑宇老师说:“颂钵能够带我们看到原始的创伤。”


听着这句话,我是充满疑惑的,我们如何在不言不语中,随着颂钵的震动去看见心底隐秘的创伤?


也许是宇宙听到了我内心的疑惑(笑)。


晚上老师指导我们实操练习中,老师在我身上行钵,仅开始了几分钟,当钵在海底轮震动,我的内心就涌动出了关于父亲的议题。这是我生命中非常深刻和重要的议题,在各种疗愈中,我也很多次去面对这个议题。让我意外的是,颂钵引领我直接抵达最深的层面:想念。


是的,我知道不管有过多少愤怒,怨恨,在一个孩子的心底,其实拥有的,只是对父母无条件的爱和思念而已。


“想念父亲,很想念父亲。”这个声音在我心底徘徊着,在颂钵声中,这个念头不断加强,情绪慢慢的涌动上来,却感觉到心轮处很堵,无法完全的释放。


老师继续行钵,又有一个声音冒出来:“是我不够好吗?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才会这样?”这个念头着实吓了我一跳,因为它不曾如此清晰的呈现过。


我恍然大悟原来生命中的不自信,不停的寻找自我价值感的冲动源自于与父亲链接的断裂。


 


不知道老师何时察觉到了,他在我心轮处放了一只钵,用了更大的力度敲击,并轻声的告诉我:如果有什么感受,可以允许它们表达出来。


可是,我却无法言语,只是在钵的震动中放声大哭。仿佛那短暂的一刻,在钵的震动和声音中它们读懂了我,听懂了我。我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包容的力量,在无需言语的氛围中,我感受到了安全,我在钵声中完成了自我的陈述和告白,而钵也仿佛给予了我回应和安抚。


老师向下行钵,像一阵清风,一股水流,那些伤痛的情绪就顺着我的身体温柔的从脚底流出。那是一种很辽阔的,被宇宙包容和接纳的感觉。


如大象无形,如大音希声。





《我的身体从未忘记》一书中讲到:“时间并不会治愈一切,我们的身体会记住创伤。那些困在过去的人,他们并非不想走出来,而是走不出来,因为创伤改变了他们的大脑。”


颂钵唤醒了我们身体深处的记忆,让那些难以被觉察的认知浮出水面,在那一刻,我们有了机会去建立新的认知。


比如,父母爱的缺失,并不代表我不够好。

(行星能量颂钵疗愈师——恬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