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宇
.
.
李剑宇 [北京],
有着丰富实操经验的行星能量颂钵疗愈师,颂钵泛唱疗愈师,IHNMA国际催眠治疗师,巴赫花精疗愈师。


用全新的视角,看待完全不同的世界,用生命影响生命,带来自在、平静与改变。


旨在声音的疗愈中净化内在能量,获得内心平静。


提升生命意识与智慧,引领内在力量的提升与生命的蜕变。








颂钵疗愈个案分享感恩神允许我以颂钵方式体验这丰盛的生命

  必须要记载分享下今天做行星能量颂钵的体验。一个字,酷。两个字,超赞!

  非常多的感受,最精彩的是中后段,当放在身体七个脉轮上的钵声依次响起,我开始感受到身体的溶解,像水波流淌过山峦,高高低低,起起伏伏,丝丝溶解在这古老的钵声里。

  一个半小时的颂钵疗愈,其间有睡眠、有梦,有感受到脖颈、右手食指、中指和右腿突然的跳动,心轮敞开,顶轮有如微风吹过,喉轮有压抑也有突然的气流涌出带来咳嗽……

  太丰富的体验,让我对自己的身体和能量有了更多了解。感恩神允许我以此方式体验这丰盛的生命,感谢这来自尼泊尔的行星能量颂钵和遥远太空的陨石,感谢测评颂钵各种频率的科学家们,天知道这些测评证据对我这样一个习惯左脑思维的人有多重要。

  最重要的,感谢为我做颂钵疗愈的剑宇大哥,男神一枚,你就是我的偶像!

  今日殊胜,特此记载。  

  ——CY/ 文





【颂钵疗愈个案分享沉到自己就是大地


  听见李剑宇老师关灯的声音,睁开眼,看见台灯温暖柔和的光线。事后想,当时为什么一定要睁眼,好像有一种不放心。可能人对光亮是有需求和依赖的,即使夜晚睡眠,我也不喜欢完全没有光的黑暗。


  然后,随李老师轻声念出的引导词放松身体,位于身体不同部位的颂钵依次响起,感觉自己漂浮在海上,越来越轻。腰腹有点凉、有点空,大概和我平时睡觉都会在腰腹盖一块毛巾被有关,所以当李老师将钵沉沉地放在腰腹,一开始感觉到金属的凉,随着一圈一圈旋转的颂钵的振动,感觉腹部暖暖的,越来越厚实。

  就在左右耳边的颂钵一点都不刺耳,反而每次响起,都有一种被毯子包裹起来的感觉,好像自己是一个侧身弯曲的婴儿,正蜷缩在母亲的子宫里。

  当颂钵顺着肩膀一点点顺滑到指尖时,想起几乎每次上舞蹈课,老师都会说,记得将动作贯穿到手指,指尖。用头脑在意识上抵达,和在声音的颤动中皮毛血肉神经一起抵达是完全不同的。也是因为这种振动,整个疗程的70分钟里,身体都在间歇地振动,我只有在安静下来念佛号的时候才会身体振动,没有情绪,却不停地流眼泪,流鼻涕。今天中途,有一小段时间,身体里的念佛机自己打开,不断重复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也有好几次跑神,闪过几个人名和画面,右眼流了一行泪,然后快速把神拉回来。

  记得李老师在开始的引导词里重复最多的就是“放松”两个字,并且说,过程中不论你听见什么别的杂音,都记得跟随颂钵的声音。体验结束,才体会到,真正放松是很难的,而一旦你能把身体把神完全交给颂钵的声音和振动,你一定是放松的。我是在最后才接近放松的,那一刻感觉自己沉沉地躺在地上,粘在地上,沉到自己就是大地。

  然后,不一会儿就听到李老师开口说话了。70分钟比预想要快得多。结束时,李老师说,我的身体比较敏感,也比较通透。大概和我最近的肠胃清理,坚持去舞团上课,以及与身体里的小鬼小兽和平相处,没有恶性的情绪崩溃有关。但是,全程唯一让我有不舒服的地方就是心口,同样大小的钵,放在腹部,是踏实的,是弥补亏空的,可放在胸口,就觉得有点沉重,有点压抑。不用说,我知道是我心里还有一些瘀阻的东西堆积在那里,我并没有给它们一个完全合理而正常的安置。但这并不表示我对它们视而不见,我一直试图与那些堆积成团的不可名状物沟通,希望它们可以像活水一样是流动的,畅通的。

  李老师大名李剑宇,曾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广告导演和制片,也因为此,很多年都引以为傲,觉得世界就在自己脚下,没有什么是征服不了的,直到常年的高压让身体失控,从一开始接触身心疗愈只是单纯地解决自己的情绪问题,到成为可以伸出一只手可以去帮助他人的疗愈师,整个过程也是险象环生。

  特别感谢杨力虹老师的邀请,还有[慧心自在]的晓敏。晓敏是以前的心探索同事,自己受益于身心疗愈的课程,于是投巨资创办了身心整合的平台。和晓敏大半年没见,发现从心探索毕业后,我们都变年轻了,大概自己做事,落实的速度快了,虽然忙,但闲置和拥堵也少了。

  等夏天来了,再聚。

  ——赵晓梅/文





预约此颂钵疗愈师的颂钵疗愈个案,请加微信:13811881398 咨询